大图
您现在的位置是 :主页 > 131222.com >

漳五名孩子失踪

发布日期:2019-11-23 12:10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九峰镇面包车落水 最后两名失踪儿童遗体找到《面包车落水 5名儿童失踪》后续

  东南网6月17日讯(海峡导报记者 卢婷雯 蔡晶晶 通讯员 吴嘉伟 文/图)6月12日下午3时许,漳州市平和县九峰镇一辆载有10人的面包车落入水中,其中5人逃生,5名儿童失踪。“最后两名失踪儿童的遗体,已经找到了。”昨日,漳州市平和县九峰镇党委副书记曾福荣介绍。

  据悉,6月15日12时20分和18时20分,失踪男童曾俊彬和女童曾琳娜的遗体,在距离事发地点500米左右的垃圾堆里相继被找到。家属与救援人员一起驾驶冲锋舟,沿着事发地点的河流两岸进行搜寻,结果,在河流下游的一处漂浮垃圾堆积物里,发现了一个黑色的物体,捞起来一看,竟然就是男童的遗体。搜寻持续到傍晚,又在该漂浮垃圾堆内发现女童的遗体。

  死者曾俊彬的父亲曾顺福哀恸不已:“我之前因为摘柚子不慎摔下,病还没好,现在我还没办法接受我的儿子要被火化。”

  “在6月15日20时左右,所有救援队伍已经撤离,接下去,就是对死者家属的善后安抚工作。只有事故车辆的司机与妻子签了同意书,同意将他们5岁的女儿火化。其他4个孩子的家属情绪比较不稳定,还没有签字,所以我们派了工作人员去和他们沟通,安抚他们的情绪。”曾福荣说,由于现阶段天气炎热,所以遗体也不能存放太久。

  中新网漳州6月16日电 (张羽肖和勇)记者16日从福建省漳州市消防支队获悉,15日12时20分许、18时20分许,武警官兵、消防官兵在面包车落水点下游约600米处的河流弯道中,分别找到剩余2名失踪孩子的遗体。

  至此,持续约75小时的搜救行动结束。此前的13日,已有3名失踪孩子遗体被找到,面包车也已被捞起。

  12日下午15时许,福建省漳州市平和县九峰镇福田村大水坑路段,一部“金杯”小客车为躲避山体滑坡下泻的泥沙,车轮打滑失控坠落路边10多米深的河流中,车上10人全部落水。其中,2名大人和3名小孩自救上岸,但车内另有5名孩子连人带车一起被河水冲走。(完)

  原标题:“面包车冲下河 5孩子随车失踪”追踪最后两名失踪孩子遗体昨找到 距离面包车落水地点400多米

  东南网6月16日讯(海都报闽南版记者 陈青松 曾炳光)漳州平和面包车冲下河5孩子失踪事故,最后两名失踪孩子曾俊彬和曾琳娜的遗体,昨天在距离面包车落水地点400多米的漂浮物堆积处中被发现。

  幸存者曾佩雯的父亲曾顺才介绍,昨天上午8时15分,平和武警中队、平和消防大队及振阳村的村民继续在现场搜寻。4名武警官兵驾驶冲锋舟从出事地点到事故地段下游的水电站水闸处,沿着河流两侧搜寻,但没有发现。上午10时20分左右,两名家属赶到,和3名武警战士搭乘2艘冲锋舟继续按原路线搜寻,并重点对河流下游距离面包车落水点400米左右的河流拐口的漂浮垃圾堆积处进行搜寻。

  “这片漂浮物面积估计有30多平方米,都是一些树枝、白色垃圾、废弃生活用品等。”现场群众介绍,搜救人员用手和带钩的撑船杆一点点把垃圾扒开,清理垃圾,希望能有所发现。

  中午12时20分许,当垃圾被清理了三分之二时,一名家属发现水面上有一个黑色的东西上下浮动,伸手去抓,发现是一名失踪男童的遗体,很快,遗体被送往平和县医院。10分钟后,曾顺福一家接到搜救人员确认身份的电话,泪流满面——搜救人员所说的衣物、颜色,正是事发当日小儿子曾俊彬离开家时所穿的。连遭厄运,让这个四口之家一次次心碎。曾顺福的弟弟说,曾顺福的大儿子去年出过一次车祸,受伤不轻。今年5月份,曾顺福也遭遇车祸,至今没有痊愈。

  昨日傍晚6时20分许,事故现场搜救人员发现,被清理掉的垃圾漂浮物处还有东西在浮动,靠近一看,发现是最后一名失踪女孩曾琳娜。原来,通信部门在水电站大坝还未建设时,在该河流拐口处架设了通信电缆,后来大坝蓄水,电缆直接被淹没,所以经常有一些被洪水冲下的树枝等漂浮物在此堆积,而曾琳娜就被卡在电缆下,被漂浮物所掩盖。经搜救人员清理完漂浮物,失踪孩子才浮出水面。

  东南网6月13日讯(海都报闽南版记者陈青松 曾炳光 戴江海 文/图)从前晚8点开始,平和九峰镇的雨就没停过。

  昨天是端午节,按照九峰镇的习俗,镇上城东村的朱建福带着妻女,到振阳村老丈人家送粽子。开着面包车回镇上时,他捎上了亲戚家的孩子,返校上课。

  下午3时许,车开到九大线九峰镇福田村大水坑路段时,因恰遇暴雨,右侧山体泥沙下泄,车辆驶过泥沙路面时打滑,方向失控,滑出左侧路外,坠入路边河涧的激流,车上10人全部落水。情急中,朱建福夫妇和车上另外3人自救上岸,而其余5个孩子,则连人带车消失在湍急的水流中。

  事发后,漳州市委书记陈冬、市长吴洪芹指示副市长、公安局长林明良带领有关部门赶赴事故现场,指挥救援。副市长王毅群也指示市政府安办主任、安监局长林立辉带领相关人员立即赶赴事故现场指挥救援工作。平和县委书记沈金水、县长黄劲武带领有关部门领导和相关人员赶赴现场。

  昨晚7点半左右,记者赶到现场。距离现场1公里多的位置,已被交警拉上警戒线,禁止无关车辆通行,以保证搜救道路的畅通。

  事故地点位于县道九峰至大溪线福田村路段一拐弯处。该路段路面,与河面形成了五六米高的路崖。

  福田村村民曾先生介绍,在事故地点后方10多米处,有一处山体滑坡,已经好几个月了,而堆在路上的淤泥一直没处理。据警方初步了解,事故车辆可能正是途经该滑坡淤泥堆积地点时,因车速较快,轮胎打滑,一时失控,冲出了道路,坠入河中。

  九峰镇的一位干部介绍,事发时,附近福田村的两个村民正在河边打鱼,见势主动要求下河救人。考虑到连日下雨,山洪暴发,水流较急,现场很多人劝说他们放弃。

  但两人坚持要下水,他们说自己整天在这里打鱼,对地形水情较为了解,让大家放心。

  大家只好找来绳子,一头绑在两位村民的腰上,另一头绑在警车车轮上,小心翼翼把他们放下去。两人潜入水中摸寻,每入水两三分钟上来换一次气。岸上的民警和村民则抓住绳子,不时抖动绳子,确认他们的安全。

  其间,民警也曾试着下河岸,沿浅水区搜寻,亦无果,“一个民警手抓着绳子下去,手上都是血”。

  记者赶到时,在车辆坠河的位置,六七名消防官兵正试图下水打捞。但由于连夜的大雨,河水猛涨,水流湍急。消防官兵几经努力,仍无法确定失踪车辆的位置。

  漳州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林明良介绍,目前失踪人员的家属已被安置好,等待救援消息,县政府正在积极处理善后工作。“现场我们正在进行失踪人员的搜救工作,由于水流很急,我们已经调了两部冲锋舟下水搜救。”

  救援过程中,林明良支了一招——紧急购买磁铁石,通过磁铁,下水确定失踪车辆的位置。林明良还详细询问了下游水电站的结构,防止失踪人员被卷入水电站。

  约晚上8点半,消防官兵驾驶着冲锋舟,手里用铁丝绑着磁铁,开始一遍遍在河中搜查,确定失踪车辆位置。晚上10时许,救援方从龙海石码请了两个“水鬼”(打捞尸体人员)赶到现场。截至今日凌晨1时,搜救工作还在进行中。

  平和县政府发布的新闻通稿称,目前,该事故认定为因山体滑坡泥沙下泄引发的非生产安全道路交通事故。

  县道九大线九峰大水坑路段,因公路右侧山体土质属沙性土、粘性差,不耐雨水冲刷,土壤含水量饱和,山体受暴雨冲刷后突发溜塌,导致公路边沟填满沙土后,雨水带着沙土溢流在公路路面。

  朱建福驾驶小客车(核载7人、实载10人,车辆检验有效期至2014年3月31日)途经该路段时,恰遇暴雨(前天20时至昨天17时,过程雨量为89.1毫米)。右侧山体泥沙下泄,车辆驶过泥沙路面时打滑,方向失控,滑出左侧路外,意外坠入河中。

  接报后,县里立即成立现场救援指挥领导小组,下设现场施救组、善后安抚组、事故调查组和综合协调组,分别开展工作。

  记者从九峰镇政府获悉,失踪的5名人员,除了朱建福5岁的女儿,另外4人均为九峰小学三年级至五年级学生,3男1女。截至今天凌晨零点记者发稿时,驾驶员朱建福被警方控制,还在做笔录。失踪人员家属全部安置在村部,由镇村干部和医护人员专门陪同安抚。事故车辆及失踪人员,仍在搜救中。

  昨晚9时许,记者在九峰卫生院见到了54岁的振阳村村民曾顺福,他的儿子小彬是失踪人员之一。本来生病在家的曾顺福,得知此事后血压升高、脑部不适,正在医院打点滴。

  “我儿子学习成绩很好,读五年级,都是班上前几名。”曾顺福红肿着眼睛说,小彬前天晚上看了神舟十号飞天,心里非常激动,“他说,‘爸爸,我长大了要当神舟飞船的指挥员’,当时我很开心。今天中午出门时,我还跟他讲,要好好学习,才能当上神舟飞船指挥员。”

  曾顺福告诉记者,朱建福是他的一个远亲,中午来家里聊天时,说下午要开车回镇上,可以带上小彬。“因为天在下雨,我就让孩子搭车了,没想到不到10分钟,我就接到亲戚的电话,说孩子出事了。”曾顺福非常懊悔,觉得自己应该亲自送孩子去上学。

  在九峰派出所,朱建福的妻子拉着小女儿的手,撕心裂肺地哭泣:“孩子,妈妈对不起你姐姐,姐姐没了,那么多人出事了,妈妈可怎么办啊?”

  朱佳怡(朱建福之女,5岁)、曾俊彬(男,12岁)、曾锴坤(男,10岁)、曾琳娜(女,13岁)、曾琳茹(女,11岁),失踪人员均为平和九峰镇人。希望有幸找回!祈祷!

  东南网6月13日讯(海峡导报记者 卢婷雯 蔡晶晶 张伟华 文/图)昨日是端午节。

  漳州市平和县九峰镇却传出了一个令人扼腕叹息的消息:昨日15时多,一辆载有10个人的面包车落入水中,其中5人逃生,但是5名儿童失踪。

  事发后,当地公安、武警、消防等用冲锋舟下水搜救,厦门蓝天救援队队员连夜赶赴现场帮忙救援。截至昨日22时记者发稿时,现场救援仍在进行中。据了解,可能是雨天路滑,车子打滑失控才冲出路面。

  昨日20时30分许,记者赶到现场附近一公里时,该路段已经被管制,警方在该路段设置路障,禁止无关任何车辆、人员进入。

  事发现场,是九峰镇福田村内大水坑路段一条河,面包车坠河地点,一些草有被压过的痕迹,从岸边到河里深七八米,岸上打了四盏灯,往河里照,一艘冲锋舟正在河面上搜寻。

  现场周围,围着许多救援人员,据当地村民介绍,该水域的深度有5至8米不等。

  记者了解到,漳州平和消防大队在15时35分左右接到报警,16时40分左右赶赴现场,而公安也赶到现场。

  消防官兵先使用竹竿在河水中探寻,由于救援人员不谙水性,所以没有贸然下水。随后,平和武警部队赶到现场,他们使用冲锋舟从福田水库回溯至事发地点,利用冲锋舟寻找失踪车辆。

  而一名热心的捕鱼人,一直要求下水参与救援,在做好安全措施之后,下水搜救了20分钟左右,并未找到失踪人员,他才上岸作罢。

  记者到达现场后,观察发现,由于竹竿无法插到河底,随后,两名“水鬼”到达现场,其中一名上了冲锋舟,利用强力磁铁,放入河中搜寻面包车。

  九峰镇一名知情村民告诉记者,“事故车辆的车主朱先生在镇上主要做禽类批发生意,妻子也在镇里开了一家服装店,夫妻双方的年龄不超过30岁,育有两女,大的5岁,小的4岁。”村民表示,车主之前使用这辆微型车运货,从来不用来运营载客。

  车主夫妻带着两个小孩从九峰镇回娘家振阳村,午后,返回镇上,因为振阳村的一些亲戚有6名小孩要到镇里的九峰中心小学读书,于是就捎带上,结果没想到回九峰镇的路上出事了。

  而在九峰派出所,司机朱先生的小舅子介绍,出事时,两个大人及时逃生,朱先生的小女儿在他妻子的怀里,跟着被救了出来,大女儿则在车上,生死不明。另外,还有两个小孩被救出,其余5人失踪。

  本网讯(记者 罗培新 通讯员 黄水成)6月12日15时许,一辆由平和九峰镇振阳村沿县道九大线开往镇区的“金杯牌”面包车,行驶至九峰镇福田村大水坑路段附近,因躲避山体滑坡下泄泥沙,导致车辆失控,坠落约10多米深的河流中。车上共有10名乘客,目前5人自救上岸,另5人及车辆失踪。市县两级有关方面正全力施救和处理善后。

  接到事故报告后,市委书记陈冬、市长吴洪芹作出指示,副市长、公安局长林明良立即带领公安、交警等有关部门领导赶赴事故现场,组织指挥事故救援。副市长王毅群也指示市政府安办、安监局领导带领相关人员立即赶赴事故现场指挥救援工作。

  事故发生后,平和县委、县政府及九峰镇党委政府,第一时间组织力量,实施事故应急救援,并成立现场救援指挥领导小组开展工作。先后组织县武警、消防官兵、派出所干警和镇村干部,以及联系龙海专业打捞队和厦门蓝天志愿打捞队,动用冲锋舟、挖掘机等多种工具开展搜寻、打捞、施救工作。

  这部面包车车号为“闽EJ1988”,核载7人、实载10人,车辆检验有效期至2014年3月31日。 据事故初步原因分析,6月11日20时至6月12日17时九峰镇过程雨量为89.1毫米,土壤含水量饱和,山体受暴雨冲刷后突发溜塌,导致公路边沟填满沙土后,雨水带着沙土溢流在公路路面,造成右侧路面淤积沙土。面包车途经该路段时,恰遇暴雨,右侧山体泥沙下泄,车辆驶过泥沙路面时打滑,方向失控,滑出左侧路外,坠入河中。

  截至记者发稿时,失踪人员家属全部安置在村部,由镇村干部和医护人员专门陪同安抚。施救、打捞、事故调查和善后处置工作还在进行中。(来源:漳州新闻网)

  海西晨报讯 (特派漳州记者 庄乌沉 黄旭)昨日15时左右,在漳州平和县通往九峰镇方向九大线大水坑路段,车牌号为闽EJ1988的面包车翻落河里,目前还未找到失踪的5名孩子,他们均未满18周岁。

  据事发路段所在地福田村党支部书记称,司机是城东村人,端午节跟老婆回振阳村娘家,之后折回九峰镇。由于振阳村里部分亲戚的孩子第二天刚好要到镇里上学,便让他把这些孩子顺便载到镇上。事发车辆是一辆7座面包车,车上8名小孩中,有两名是司机的孩子,其中一名被司机救出。

  昨晚11点,晨报记者搭乘九峰镇一位村民的摩托车抵达现场。记者看到,事发路段路宽约6米,一侧是山,另一侧则是一条名叫大水坑的河。这条河窄的地方约10多米,宽的地方有30多米。现场一位救援人员称,因为下游是发电站,河水被大坝拦截,事发时河水深约10多米。现场救援人员向记者表示,当时有两三只冲锋舟正在河里打捞,但截至记者发稿时,人和车都没有捞到,厦门蓝天救援队也已赶往现场救援。

  记者看到,车辆沿河岸滑落,芦苇和杂草都被碾平,碾出大约三四米宽的口子。据现场救援人员分析,事发时天正下着大雨,部分泥土从山上滑下铺在路面,车轮可能正是因为压到这些泥土后导致打滑失控,才冲入河中的。据悉,车上有司机、司机老婆以及8名孩子共10人。据称,车滑落河中往下沉,司机及其老婆趁机打开车门,顺手救出两名小孩,还有一个孩子年纪较大,自救逃生,其余5名孩子不幸随车坠入河中。(来源:厦门网)

  东南网6月15日讯(海都报闽南版记者 陈青松 曾炳光 通讯员 陈沧海 文/图)经身份确认,目前仍失踪的是2个13岁的孩子,曾琳娜和曾俊彬。事件牵动着所有人的心,搜救片刻未停。

  与此同时,昨天下午,平和县公安局透露,县见义勇为工作协会调查组初步认为,17岁少年曾勇福符合见义勇为模范参选条件,拟送其参评明年的漳州市见义勇为模范。

  端午节当天15时许,一辆载着2个大人和8个孩子的面包车,行至平和九峰镇九大线福田村大水坑路段时,因路面有山体滑坡下泄形成的泥沙,致车轮打滑,坠入路崖下的河流,车上10人全部落水。事件致5个孩子随车失踪,另5人获救上岸,其中17岁少年曾勇福先后救了3个人。事发22个小时后,失踪车辆于13日中午被找到,3个孩子的遗体被打捞上岸。

  来自平和县九峰镇的消息,昨天早上,事故处理领导小组召集河流沿线个村庄的村主任、村书记开会,要求各村组织水性较好的村民下水,在溪流沿线小时汇报一次。

  昨天早上,小溪镇高南村水下搜救队的5名队员,带着100m长的绳索加入队伍,绳上每隔15cm挂一个爆炸鱼钩,排查整个水域。而河流下游20多公里外的长乐乡,也自发展开了搜查。

  13日晚上6点,为防止过度劳累影响搜救,平和县武警中队指导员高拥城带领4名战士,前来接替已经连续奋战了28小时的武警5人搜救小组。他们增加了搜寻密度,用竹篙在河岸边的杂草、矮树林里细细探寻。截至记者发稿时,第二组战士也已连续奋战了26个小时。

  记者从遇难者家属那里了解到,前日打捞上来的遇难者中,除了5岁的朱佳怡外,另外2人分别是11岁女孩曾琳茹和10岁男孩曾锴焜。截至昨晚9点,13岁女孩曾琳娜和男孩曾俊彬仍没有消息。

  昨天上午,平和县公安局纪委书记、县见义勇为工作协会副会长陈明强带领调查组,来到振阳村,向曾勇福和其他获救人员认真了解了当时的情况。之后,陈明强对这个17岁少年竖起了大拇指,“遇险时表现得非常机智、勇敢。”他们拟送其参评明年的漳州市见义勇为模范。

  曾勇福连救3人,营救的方法都不相同:先把3岁的小外甥女佳琪,从正在进水的车窗递出去,放弃了自己脱困的第一时间;随后又将不会游泳的表姐曾秀桂拖至岸边;回头见急流中还有人浮动,又返回将不会游泳的堂妹曾佩雯拉到岸上。这时,曾勇福自己也虚脱了,“当时我连站都站不起来。”

  他的父亲曾文彬告诉我们,儿子5岁时,其母亲就离家出走了。曾文彬平时要忙农活,没时间管儿子,勇福都是自己学习、生活,“他很独立,自学能力很强,每次放假回家,都主动帮我干农活、做饭,很听话。”他还说,勇福从小就是个慢性子,做事情很冷静,“他不会紧张,反应也快,这次能救人,一点是他自学过自救的知识,另外一点就是他遇事沉着。我很欣慰,他当时表现得很勇敢。”

  救援队女队长“水草”向记者介绍,从2011年至今,包括此次在内,救援队已经受邀到平和县进行过3次救援工作。上一次是在5月26日,因平和一中一名19岁的高二女生何月香落水。

  “水草”说,自从汶川地震后,自己在厦门组建了蓝天救援队以来,目前已共计有志愿者上千人,来自各行各业,其中厦门有400多人。救援队在福州、三明、光泽、龙岩、永安、莆田、同安等地都建了救援应急小分队。

  “我们也考虑在漳州建立分队,但是目前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水草”说,救援队的工作有一定危险性,需要志愿者长期的付出和坚持,欢迎有志愿服务精神的漳州市民加入。

  外地志愿者需先到位于厦门思明区龙山南路199号的蓝天救援队队部,领取入队表格并填写,然后接受为期3个月的定时培训,培训期间,救援队将进行考核;

  培训后,只有通过理论考试及攀岩、横渡、急救、使用无线电等实践考试后,才能成为救援队的预备队员;

  接下来的3个月预备队员时间内,预备队员还将面临参与志愿救援次数等方面的考核,只有通过了,才能正式成为蓝天救援队的一员。

  新华网福州6月13日电(记者 沈汝发)据福建漳州市平和县委提供的信息,12日15时许,一辆“金杯牌”面包车行驶至九峰镇福田村大水坑路段附近,坠落10多米深的河流中。车上共有10名乘客,其中5人自救上岸,5名孩子及车辆失踪。截至记者发稿,仍然在打捞,尚未发现失踪人员。

  据分析,11日20时至12日17时九峰镇过程雨量为89.1毫米,土壤含水量饱和,山体受暴雨冲刷后突发溜塌,导致公路边沟填满沙土后,雨水带着沙土溢流在公路路面,造成右侧路面淤积沙土。面包车途经该路段时,恰遇暴雨,右侧山体泥沙下泄,车辆驶过泥沙路面时打滑,方向失控,滑出左侧路外,坠入河中。

  原标题:《面包车落水 5名儿童失踪》追踪 事发路段 曾发生多起坠车事件 这条路山体滑坡时有发生,缺少防护措施,但撤点并校后,孩子们都要经这条路去上学

  东南网6月14日讯(海峡导报记者 蔡晶晶 卢婷雯)悲剧发生,我们不禁要问,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起事故?

  在撤点并校后,这里的孩子都要经这条路去镇上上学,但上学的路,一直存在着诸多的安全隐患。记者在现场发现,该路段缺少防护措施和警示标志,但由于水土流失严重,山体滑坡时常发生,一到雨天,泥沙流到路面,车辆很容易打滑造成事故。在过去的三年间,这条路已经发生过多起坠车事件。

  记者在现场看到,事发地点是一条双向车道的水泥路,这条路多处有泥沙堆积,将双车道挤占。村民介绍,下雨的时候右侧山体时常有泥沙下滑,路面上满是土黄色泥浆,车子经过时,很容易打滑。

  据当地村民介绍,近3年来,福田村、下北村、上仓村等地已经发生五六起坠车事件,其中,有两名外地人骑摩托车冲入河涧身亡。

  村民介绍,撤点并校后,村子里大部分孩子要到镇上读书,但这些村子与镇上有一段距离,家长多是骑家里的摩托车送孩子上学。

  据了解,事发所在道路是按照三级公路(县道)的标准设计,在设计之初,设计者考虑到该路段平直、视线好,就没有在路边设置安全措施。

  平和县公路发展有限公司叶先生介绍,去年下半年开展“三年道路隐患排查整治大行动”,交通部门根据过往的交通数据,在这条路上确定了2处整治点,一处是位于大溪镇三华村,弯道很多,交通部门增加了反光镜;另一处在九峰镇东富村,桥头与村道交叉导致事故多发,针对这个情况增添了减速设施和警示标志。

  “但这次事故所处地点,并没有纳入整治范围,确实被忽略了。”叶先生遗憾地说道。

  平和县交通局工作人员回忆,最近一次的路面清扫,是在本月的6日、7日,“养护部门每月会有常规巡查2次,除此之外,还有道路巡查信息员会及时给养护部门提醒,某个路段出现滑坡,我们就会立刻安排人员进行清扫”。

  在5月底和6月初,几场接踵而至的暴雨都给这段道路的清洁带来一定难度,“下雨天工作量比较大,出于对养护人员安全的考虑,暴雨期间没有安排清扫。但是暴雨一结束,我们就会安排他们去清扫”。

  另外,记者也了解到,虽然这一路段并不安全,但村民驾车速度一般都不慢,村民的驾驶安全意识有待提高。记者手记撤点并校:好政策为何苦了孩子?

  如我们所见,除平和县九峰镇以及周围村落尚不完善的交通路面情况外,当地由于农村“撤点并校”带来的学生上下学不安全的状况更应该引起众人的关注。

  平日里,这些村落的小孩只能坐着爸妈的摩托车,到一二十公里之外的镇上上学。上课时间,也只能寄宿在镇上老师或亲戚朋友家中。提供给他们更优质的教学资源,却没有校车分配给他们,也没有人保障他们的交通安全。

  撤点并校政策的出现自有它的背景,基于城镇化进程加快、劳动力转移等等,它旨在优化教育资源的合理配置,集合教育资源和师资优势。但它也造成了部分农村偏远地区学生上学路途变远,交通、寄宿等教育开支变大,家长的经济负担重了,学校的教学压力也沉了。对于一些山区及偏远地区来说,存在诸多隐患,亟待有关部门予以重视,提出相应的解决方案。

  东南网6月14日讯(海峡导报记者 婷雯 晶晶 伟华 通讯员 和勇 必星 周杰 文/图)6月12日下午3时许,漳州市平和县九峰镇一辆载有10人的面包车落入水中,其中5人逃生,5名儿童失踪(详见漳州一面包车落河 五个孩子落水失踪至今未找回)。

  经过将近一天一夜的救援,昨日中午12时10分,救援队潜水发现失踪车辆,13时15分,打捞起3具尸体,一男二女,随后被运往平和县医院,目前尚未确认身份;落水车辆也于13时30分打捞上岸。

  截至昨晚22时记者发稿时,施救人员还在沿途水域对另外两名失踪人员全力搜救,并继续扩大搜救范围。

  昨日上午,记者再度进入救援现场,福田村大水坑路段依然还在管制中,附近的村民只能徒步通过,天空时而下着小雨。

  12日当天事发后,当地公安、消防、武警以及来自龙海、厦门的民间专业救援队共300余人,一直在搜寻救人。当地参与救援的工作人员介绍,每一艘冲锋舟、皮划艇上,都配有多个磁铁,通过将磁铁绑在铁丝上伸入水中,以此确定面包车的位置。

  昨日11时许,失踪小孩的家属赶到事发地点,他们带着两名男孩穿过的毛衣和短袖,给孩子烧纸钱,并不断地说:“孩子啊,你们快点出来吧,大家都找得很辛苦了,我们都很伤心。”

  12时07分,冲锋舟上一名搜救人员突然发现,手中的铁丝移不动了,他大声喊道:“找到了!”人群纷纷涌向冲锋舟所指的位置,距离事发地点30米左右的下游。当地民警立刻布控警戒线,并封闭该路段的双向车道,安排吊车与救护车驶进警戒区待命。

  12时18分,救援人员带上工具,先将杂草砍掉,开辟出一条紧急通道来。围观的数名群众都挽起袖子,准备加入除草行动,但当地民警考虑到他们的安全问题,将他们纷纷劝离警戒区。

  数分钟后,3部冲锋舟很快在目标水面集结,搭建一个应急救援平台。12时30分左右,厦门蓝天救援队“蛙人”潜入水中,在车内找到第一名失踪女孩遗体。几分钟之后,第二名失踪女孩遗体和另一名失踪男孩遗体在面包车附近被找到。3名失踪孩子的遗体随后被送到岸上。等候在旁边的救护车火速将3人遗体送走,家属情绪瞬间崩溃,不住地抹泪。

  13时33分,吊车缓缓开启,将水中的面包车吊起来,放在路面上。此时,消防官兵对面包车内的杂物进行清理,确认车内并没有其他人员。

  下午4时许,交通部东海救助局厦门基地派出一个搜救小组,也赶到现场展开救援。但遗憾的是,截至昨日19时,仍有一名男孩、一名女孩尚未找到,搜救行动还在继续。

  据了解,5名失踪的小孩,都属于九峰镇振阳村三组的曾氏家族,其中包括老二曾顺福的儿子小斌(13岁)、老六曾顺力的儿子小坤(11岁)、老四的外孙女(即面包车司机朱先生5岁的大女儿),还有远房亲戚的11岁和13岁的两姐妹。

  作为这个大家族的最年长者,75岁的奶奶黄仙花,原本就有高血压,这两天她都躺在床上打着吊瓶,家里突然失去了三个亲孙和两个远亲嫡孙,她几乎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

  读三年级的小坤平日里跟奶奶的关系最要好,出事后,奶奶受打击很大,她在病床上反复念叨着:“小坤从小就是我帮着带的啊。”才说着,又不禁捂住流泪的双眼。

  在老六曾顺力家中,竹竿上还挂着前天包好的肉粽。“小坤很爱吃肉粽,为了让他解解馋,我特意先给他包了一些。”曾顺力的妻子哭着说,“那天他到亲戚家串门,前前后后吃了十几个肉粽,我看他这么爱吃,还特意让他带了一二十个肉粽到镇上寄宿的老师家。”

  读五年级的小彬是老二曾顺福的儿子,41岁才得子的曾顺福很疼爱小彬,小彬也是个懂事的孩子,只要回到家里就会帮忙做家务。

  拿出划满红钩的第六单元考卷,曾顺福又红了眼眶:“小彬成绩一直很好,都是班上前几名。他这次回来,又带了张考卷给我看,告诉我考了满分,就是字写得不太好看,老师没写上100分。”

  5月4日,曾顺福打理自家蜜柚园时,不慎从山上滚下去,导致脑出血,在医院住了大半个月。由于身体不好,曾顺福第一次没有亲自送儿子去上学。“那天雨太大了,我本来已经联系好朋友的面包车,朱建福他们说要帮忙捎带,我才让儿子跟着他们的车走,没想到十来分钟后就听到掉入河里的消息。”曾顺福后悔地说。

  “车子掉下去后,水慢慢灌了进来,我扶着窗户就爬出来了,但逐渐被水冲走,我也不会游泳,一直在挣扎,只能把双手举出水面,亲戚曾勇福见到我的手就扯了一把,拽到岸边。”小雯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依然惊魂未定,她的手臂上,满是当时被杂草划伤的伤痕。

  “那天我听到出事,立刻叫上四哥和六哥到现场去,只看见一个小孩蹲在地上,把头埋得很低,满头满身都是黄泥水,我甚至没认出是小雯,还叫她不要哭。”曾顺才说,小雯刚从水里出来时,嘴唇冻得发紫,手臂都发黑了,他赶紧让路边的车帮忙送她到镇上寄宿的朋友家梳洗。

  “回来当晚,我守了她一夜,她睡得很不安稳,时常出现在梦中受惊的样子。”曾顺才的妻子说起这个,一脸担心。

  搜救人员将失事车辆打捞上岸,车窗上悬挂的粽子还在,可那5个孩子却再也吃不到了。

  失事车辆被拉到路面上,此时车辆多个车窗已破,透过破损的车窗,可看到车内有雨伞,还有布料状物体从车窗垂挂下来,车窗上还挂着几串粽子。这些粽子,就是阿昆准备带到九峰镇上再吃的。

  海西晨报讯 端午节当天下午2点多,在九峰镇上读书的阿昆(化名),带着20多个粽子搭上亲戚的顺风车,他将粽子挂在车上,准备到镇上再吃,这位一天能吃10多个粽子的“粽子狂人”,这些粽子只是他一到两天的量。但是没想到,粽子还在,可他却再也吃不到了。

  阿昆搭乘的面包车行驶至漳州市平和县九峰镇福田村大水坑路段时,为躲避山体滑坡下泻的泥沙,车体打滑失控坠落至路边10多米深的河流中,阿昆和其余9人随车落入水中。危急时刻,车内2名大人和3名小孩自救上岸,但是阿昆和另外4名孩子,连人带车一起被河水冲走,下落不明。据了解,这4名孩子为阿昆的堂兄弟、司机的大女儿以及另外一对亲姐妹。据悉,这对姐妹此前跟随在广东打工的父母留在广东读书,今年年初刚回来,才在镇上读了不到半年书。

  13日上午9点多,事发当天成功逃生并救起1名孩子的幸存者曾永福赶到现场,他穿上了蓝天救援小组的制服,在救援小组的带领下,上了冲锋舟,到河道上指认客车落水地点。

  10点20分左右,距离事故发生已将近20个小时,车辆及失踪人员仍未找到,失踪人员生还的可能性极小。事发路段陆续有家属前来,他们面对着河道,失声痛哭。

  “车辆找到了。”昨日中午12时许,河道中传来消息。在这场生死大营救当中,磁铁发挥了重大的作用,它最终帮助救援人员在客车落水处下游几十米远的水中找到了事故面包车。

  3部冲锋舟很快在目标水面集结,搭建一个应急救援平台。12时30分左右,厦门蓝天救援队“蛙人”潜入水中,在车内找到第一具失踪女孩遗体。几分钟之后,第二具失踪女孩遗体和另一具失踪男孩遗体在面包车车外附近被找到。3具失踪孩子的遗体随后被送到岸上。据官方发布的信息称,这3具遗体的具体身份尚未确认,目前已运往平和县医院做妥善处置。

  昨日13点21分,在一部大型吊车的牵引下,失事车辆终于浮出水面,缓缓上升,被拉到路面上。此时车辆多个车窗已破,透过破损的车窗,可看到车内有雨伞,还有布料状物体从车窗垂挂下来,车窗上还挂着几串粽子。这些粽子,就是阿昆准备带到九峰镇上再吃的。

  昨日13日16时许,交通部东海救助局厦门基地派出的一个搜救小组,也赶到现场展开工作。截至13日19时记者发稿时,已有300余人参与到搜救行动中来,20多个小时过去了,仍有两名孩子不知去向。进一步的搜救行动,仍在进行当中。

  据当地村民称,事发地点是一个事故频发处,仅这三四年来,就发生过数起事故,夺走了不少人的生命。村民称,有人在山上挖泥土运出,碰到雨天时泥巴贴在路面上,极易引起车轮打滑而导致事故。但令村民不解的是,虽然事故多次发生,但事发路段至今没有安装护栏。

  记者昨日在现场看到,事发地旁边有一路口通往山上,山上的黄泥土散落一路,连日雨水的侵袭使其变得十分湿滑。在事发路段,有比较长一段路没有护栏,甚至连较密集的树都没有,这就是说,万一车辆失控极易掉入水中。

  其实,即使是一段小小的护栏,有时也能挽救一些生命。我们希望,这段护栏能尽快装上,避免悲剧重演。

  山体溜塌 面包车坠河●追踪 22个小时全力搜 找到面包车和3个孩子遗体 对另外2名落水孩子的搜救行动,仍在继续

  前天下午3时许,一辆面包车行驶至漳州平和九峰镇福田村大水坑路段附近时,因躲避山体滑坡下泄的泥沙,导致车辆失控,坠落约10多米深的河流中。车上共有10名乘客,其中5人自救上岸,5名孩子及车辆失踪(相关报道详见昨日早报A03版)。经过专业救援队伍连夜打捞,事发后22个小时,事故车辆在距离坠河地点二三十米远的河道中被找到,同时找到的还有3名失踪孩子的遗体,两女一男,其中包括那名最小的5岁女孩。

  目前,孩子的尸体已被送往平和县医院太平间安置。昨日下午4时许,交通部东海救助局厦门基地派出的一个搜救小组,也已赶到现场展开救援工作。截至昨晚7时,针对另外2名孩子的搜救行动仍在进行中。

  昨日上午,记者从事发现场了解到,县道九大线(九峰镇—大溪镇)的道路前晚开始已被封锁,很多摩托车及机动车都停在路口处等待道路解封,部分往来进出的村民只能徒步进入。

  据了解,从该道路进去的包括振阳村、下北村在内的7个村子,村民日常出行都是由该道路进出。一名负责道路封锁的民警介绍说,封锁道路是为了避免大批群众进到事发现场围观,给救援带来麻烦,另一方面也是考虑到村民的安全,道路并不是全封闭,他们也会根据情况适时让村民通过。

  现场救援人员一夜都没有合眼,到昨日清晨6时,他们已在现场待了14个小时。不久,在场的消防人员、公安民警、武警官兵、镇村干部等相继“换班”。参与搜救的人数达300多人,来自龙海的2名专业打捞队员和19名厦门蓝天救援队队员,也参加了此次搜救行动。

  据平和县消防官兵介绍,他们12日下午3时35分左右接到报警后,2部消防车、10名消防人员立即赶赴现场。天还下着雨,河里水位涨起来,很浑浊,流速很快,河面上根本看不到事故面包车的踪影。此时,车内2个大人和3个小孩已经自救上岸,被送到当地医院救治。

  消防官兵、公安民警、武警官兵40多人分组,沿着河岸下游方向展开搜救。到当晚8时左右,救援人员已在面包车落水地点下游近百米河岸,完成首轮搜查,但并未发现失踪人员和车辆。此时,当地政府紧急调来2部冲锋舟。昨日凌晨1时30分左右,厦门蓝天救援队19名队员赶到现场。平和县警方将现有搜救力量进行整合,消防官兵、武警官兵和蓝天救援队队员组成联合搜救小组,用冲锋舟、皮艇进入事发水域展开搜查。公安民警、镇村干部和当地群众则沿着河岸用竹竿等工具继续展开搜救。

  在这场生死大营救中,磁铁发挥了重大作用。它最终帮助救援人员找到事故面包车的位置。据参与救援的消防人员介绍,每一艘冲锋舟、皮艇上,都配有多个磁铁。救援人员将磁铁绑在铁丝上,伸入水中,试图确定面包车的位置,可沿着河面,来回搜查了几十遍,都没能找到面包车。

  转机出现在昨日中午12时07分左右。一名救援人员发现手中的铁丝移不动了,水中的磁铁被吸住。这一位置,在距离面包车落水点下游二三十米的河底。河岸杂草丛生,消防人员用工具将杂草砍掉,开辟出一条紧急通道来。

  昨日中午12时30分左右,厦门蓝天救援队的“蛙人”潜入水中,在车内找到第一名失踪女孩的遗体。几分钟后,第二名失踪女孩的遗体和另一名失踪男孩的遗体,在面包车附近被找到。3名孩子的遗体,随后被送到岸上。

  据了解,被寻找到的孩子分别是5岁的小怡,11岁的小焜和11岁的小茹。昨日下午,救援人员继续乘坐皮艇,利用绳钩,寻找剩余的两名落水儿童。

  昨日下午1时30分左右,一部大型吊车将水中的面包车吊起来,消防人员对面包车内的杂物进行清理,确认车内并无人被困。就在面包车被打捞上岸时,人们发现破碎的车窗上,还挂着几串粽子。

  15岁的佩文回忆起当时的场景仍心有余悸,她的手臂上满是爬上岸时被岸边1米多高杂草划伤的伤痕,头上太阳穴和后脑勺位置也有淤青。

  佩文回忆说,当时姐夫朱建福和姐姐曾海燕坐在驾驶座和副驾驶座上,勇福抱着姐姐的小女儿小琪坐在中间左侧靠窗处,小斌坐在勇福旁边,自己坐在最后排右侧靠窗的位置,小茹和小娜姐妹抱着姐姐的大女儿小怡坐在她的左侧。“事发时,车滚了好几下才落到河里,车在河里并没有底朝天,水慢慢往车厢灌,到盖过头顶大概有1分钟的时间。我当时有听到姐夫在喊,但是喊什么我已经记不起来了。”

  当时她手抓着打开的车窗,往外挣扎,担心书包会影响逃生,她立即丢掉书包,脚一蹬就从车里爬了出来。她爬出来后不一会儿,车就沉了下去,而她随着水流不断往下飘。因为不习水性,她喝了很多的水。“爸爸曾带我去上游泳课,老师教我的逃生法有说,遇到这样的情况,一定要不断地蹬水,手一直往上举着。当时我突然感觉有人拉着我的手,向岸边游去,到岸边才知道是勇福救了我。”

  事故车上的6个孩子,最大的是17岁的勇福。现在这个孩子在村里人看来,就是一个小英雄。他在逃脱的过程中,紧紧护住小琪,在将小琪送到岸边后,又折回河里助朱建福将曾海燕拉到岸边。

  据勇福回忆,当时准备上岸,突然看到河面上有只手一直举着,就迅速游到那个人的身边,将她拉到岸边。几个人奋力上岸后,还算冷静的他立刻向路过的行人借电话,往家里打电话叫人。

  由于搜救了一个晚上,仍无法确定车辆最终落水位置,昨日上午10时许,在家休息的勇福被找来,重新回忆当时的场景。当蓝田救援队的队员答应在保证勇福的安全下,让他坐上救援船协助救援时,他并没有推脱。问他是否会害怕,勇福说:“我不害怕,但是我怕我会晕船。”

  记者在事故现场看到,在面包车坠落处,对面有处山体滑坡,一条三四米宽的山道盘山而上。据振阳村村民介绍,这里经常有车辆上山去挖红土,然后运到附近村庄给人宅基地建设时使用,但运土车辆经常泄露,运土的人员又没有及时清理,导致该路段常常满是红土,一下雨便泥泞不堪,“最近三四年,这个路段已经发生过7次车辆冲到河里的事故,死了2个人,主要原因都是因红土导致车轮打滑”。

  昨日,据警方初步了解,前天发生事故的车辆可能正是途经该滑坡淤泥堆积地点时,因车速较快,轮胎打滑,一时失控,冲出道路,坠入河中。(苏凯芳)(来源:东南早报)

  □“面包车冲下河 5孩子随车失踪”追踪搜寻22小时找到3个孩子 距面包车坠河处百米外打捞到,均遇难,仍有2人失踪

  东南网6月14日讯(海都报闽南版记者 曾炳光 陈青松 戴江海 通讯员 赵勇 陈沧海 周杰 肖和勇 朱必星 文/图)

  核心提示昨日12时10分许,漳州平和九峰镇九大线福田村大水坑路段,落水的面包车终于被发现并被打捞上来,一起被打捞上岸的,还有一男二女3位死者,其中一人为5岁女童朱佳怡,其余2人具体身份尚未确认。

  此前一天的15时许,这辆面包车途经山体泥沙下泄的路面时打滑,坠入路边河涧的激流中。车上10人全部落水,5人自救上岸,其余5名孩子连人带车消失在湍急的水流中(详见本报昨日A7版报道)。

  派出所民警赶到,消防官兵赶到,武警带着冲锋舟赶来,龙海打捞队的“水鬼”来了,厦门的蓝天救援队也来了。事故发生后27小时,搜救从未停止。

  12日15时,接到女儿女婿出车祸的消息,老丈人曾顺木火急火燎赶到现场,顾不上水势凶猛,潜入河中搜寻,最终因为水势湍急而放弃。

  九峰派出所所长陈志达赶到后,忙安抚住情绪失控的家属,组织人手控制现场,对下游的水坝进行放水。

  一名民警绑住绳子,从面包车落水区域下水搜寻。由于没有专业知识和工具,陈志达向平和县110指挥中心做了反馈,希望增援力量赶紧到达。

  此时,车内两个大人和3个孩子已经自救上岸,被送到当地医院救治。“快!车里还有5个小孩!”几乎来不及缓口气,10名消防官兵就带着铁钩、竹竿,向河岸走过去。

  “天还下着雨,河里水位涨起来,很浑浊,流速很快。”平和县消防大队教导员黎宏贤说,当时河面上根本看不到事故面包车的踪影。

  由于冲锋舟还没有到位,下水搜救行动暂时搁浅。消防官兵、公安民警、武警官兵40余人分组,沿着河岸下游方向,展开搜救。

  19时20分许,平和武警中队中队长程志强带领4名冲锋舟驾驶骨干、3艘冲锋舟抵达现场。

  班长蔡松福介绍,由于救援目标不明确,救援工具也很简陋,他们先在七八米深的河面上用竹竿不断探寻。“刚开始在距离事发地点30~50米的范围搜索,后来我们慢慢扩大搜索范围,最远搜到下游500多米远。”随着夜幕的降临,搜救难度越来越大,“视线太差了,两三米外就看不清了。”

  22时许,两名来自龙海打捞队的“水鬼”赶到现场,由于对现场情况不熟悉,又漆黑一片,不敢贸然下水。

  武警官兵开始利用磁铁和铁钩来探寻失踪事故车辆的位置,驾着冲锋舟,用绳子吊着磁铁和铁钩,在福田水库至事发地点一带水域来回不间断地搜寻。龙海打捞队也加入了他们的队伍。

  “一直到凌晨三四点还在搜索。”蔡松福说,由于不断重复着同样的搜索过程,并且部分官兵前夜还站岗值了一宿的班,不少人开始感到了疲惫。

  队长“水草”介绍,当时水位估计有7米多高,水流很急。7名救援队员乘坐两艘冲锋舟沿途搜寻,为了保证安全,沿途每隔50米设置1名安全员,6个救援队员依次排开。

  10时,“水草”将所有队员召集上岸,研究如何进行下一步的施救,“我们整个晚上的搜救都没有停止,但是晚上搜寻难度大,且没有明确的定位,犹如大海捞针”。

  最终,在救援队的协调下,派出所民警找来了成功逃生的17岁少年曾勇福。上船前,救援队先对曾勇福做了心理安抚工作,但因为孩子受惊吓,一时也说不清具体落水地点。

  “找到了,找到了!”12时4分,一名武警战士驾驶冲锋舟带着龙海打捞队的两名队员沿河岸用强力磁铁搜寻。打捞队员康另星说,当时自己的手里明显感觉磁铁增重,拉上来发现竟然是汽车的配件。他和另外一名队员轮番潜入水中摸索,最终确定落水汽车的位置,距离落水地点达百来米远。

  13时15分,一男二女3具尸体被打捞上岸,运往平和县医院做妥善处置,具体身份尚未确认。“有一个5岁的小女孩是在车内发现的,另外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是在车窗外找到的。”“水草”介绍。

  昨晚,记者从平和县交通局获悉,事发路段右侧的山壁为沙性土壤,暴雨过后下泄,将公路边沟填满,并流到路面,造成了事故的发生。2012年平和县政府根据3年道路交通整治行动的部署,对该道路进行过一次安全隐患排查。“当时共查处了两处隐患,1处在大溪一个多弯道地带,1处在九峰桥头跟村道的交叉口,两处均事故多发,我们也采取相应的安全应对措施。这次的事故路段,因为道路平坦、较直,视线很好,所以去年没有排查到。”交通局一工作人员介绍。

  针对事故路段的安全隐患,平和县交通局已指派人员到现场,及时清理淤积的边沟和路面,接下来将对事故路段增加安全防护设施,“究竟是设置警示牌、减速带,还是安装防撞水泥柱护栏,我们会进一步商定。”

  蓝天救援队队长“水草”介绍,汽车落水后,只要掌握正确的方法,逃生的可能性非常高。

  首先要做的是保持镇定,不慌乱,才有可能展开自救。汽车落水,车门由于水压缘故无法打开,但是在汽车没有完全浸水的情况下,车窗玻璃还是可以摇下来的,“所以落水了,赶紧摇下车窗玻璃”。如果车窗不能摇下,可以选择用锐器,如笔尖、高跟鞋鞋跟、钥匙等锐物敲击车窗的四个角,将玻璃敲碎,以便逃生。

  揪住长发将堂妹拉出水面 17岁少年曾勇福救起3人,警方拟推荐为见义勇为模范

  核心提示获救上岸的5人,分别是面包车司机朱建福、其妻曾秀桂、其3岁的小女儿朱佳琪,还有17岁的少年曾勇福和15岁女孩曾佩雯。5人当中,只有曾勇福一个人会游泳。车辆翻滚落水后,曾勇福凭着自己不经意间学会的自救知识,奋力将小外甥女朱佳琪、堂姐曾秀桂和堂妹曾佩雯救上了岸。

  昨天下午,平和县公安局局长陈伟强表示,县见义勇为基金会今天将对曾勇福见义勇为的行为进行调查,拟推荐其为县里的见义勇为模范。

  昨天早上6点多,记者来到振阳村,见到了事件中的小英雄。落水又淋雨,曾勇福有点感冒,不时咳嗽。

  曾勇福现在平和二中读初二。他12岁就是游泳好手了,还懂些自救知识,“我看过法制频道一档节目,讲遇险如何逃生自救的,就学了一些。”

  事发时,曾勇福左边靠着一床棉被,怀里抱着3岁的朱佳琪。“当时车突然一个急转,我感觉到车刹了一下,但没控制住,打滑滚了下去,翻了2圈。”

  曾勇福被棉被压着,没受什么伤,但他右边的曾俊彬却被甩到车后排。堂姐曾秀桂和姐夫朱建福,先后从被水压压破的车窗爬出。

  “我当时还是很镇定的,按照电视上说的,先摇下车窗。我本来要抱佳琪先出去,但姐夫叫我把佳琪递出来,我就先把她从窗户递出来。”

  车内积水很快,不到3分钟就没过了曾勇福的头顶。“里面看不到,我就摸旁边的窗户,摸到第二个才是开着的,我马上爬了出来。”

  刚从水里露出头,曾勇福就发现,不会游泳的堂姐夫正挣扎着把佳琪推到岸边。而堂姐头靠在一个坐垫上,漂在水上。曾勇福赶紧游过去,用胳肢窝夹住姐姐的胳膊,将其拉到岸边。

  “我想赶紧再回去救人,可是整辆车已经全部淹没了,但是我看到一个孩子的头上来一下、下去一下,在漂。”曾勇福马上游了过去,将其头发拉住,并慢慢拉到岸边。获救的,是其堂妹曾佩雯。

  15岁的曾佩雯,是平和二中初一学生,家中独女。瘦瘦小小的她,静静坐在父亲曾顺才身边,回忆当时的情景。

  她说,当时灌进车里的水很快淹过了半身,自己全蒙了,只挣扎着不让自己泡在水里。不知怎么的,她就从破碎的车窗挣扎了出来,沉沉浮浮。这时,不知道是哪来的一股力量,揪住了她的头发。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上岸的,当时手脚一直在发抖,后来爸爸就来了。“现在想起来,我还很害怕。”小姑娘下意识地咬了下嘴唇。

  昨天上午,我们在九峰派出所见到了被警方控制的朱建福。他一夜没合眼,眼里都是血丝。按辈分排,失踪的5个孩子,要么是他的小舅子,要么是小姨子。

  记者告诉他,事故已经定性为“因山体滑坡泥沙下泄引发的非生产安全道路交通事故”,又告诉他,在采访失踪孩子的家属时,亲人们都没有怪他。这个27岁的男人捂住双眼,抽搐着双肩,呜呜地哭了。

  他说,车辆翻滚坠河后,自己当时就蒙了,“我老婆先从副驾驶座爬了出来,她喊我出来,我才反应过来。”

  汽车落水后开始下沉,部分车窗玻璃被水压压碎。“我爬出汽车后,自己去抱小女儿,由于不会游泳,只好靠着水流的冲击力顺势挣扎到了岸边,将小女儿推上河岸,担心小女儿又掉下去,自己爬上岸,又把她放在距离河岸较远的地方,这时车顶都已经看不到了。”朱建福拉住路人,叫他们赶紧报警。

  朱建福介绍,自己2010年就拿到了驾照,面包车平时和弟弟轮着开,车辆有购买商业险和交强险。“因为要开车,我也没有喝酒”。这点得到了警方的证实。

  失踪的孩子中,13岁的曾琳娜和11岁的曾琳茹是亲姐妹,分别在九峰小学读六年级和三年级。

  昨天凌晨3点多,他们在广东打工的父母,痛不欲生地赶回家。两人的母亲几度晕厥。

  “15号就是琳娜升初中考试了,她们姐妹就是因为姐姐要参加初考,才(从广东)回来读书的。”姐妹俩的父亲曾和元万分懊悔,两个女儿从广东回家读书不到一年,就出事了。在几个失踪孩子的家庭中,唯独曾和元家的两个孩子都失踪了,“其余的家庭家里至少还有一个,我们一个都没了。”

  琳茹和琳娜的姑丈曾庆木,对当天一件“阴差阳错”的事悔恨不已。那天,他本要骑摩托车,载两个侄女去镇上的九峰小学。他是福山村人,距离振阳村有四五公里。不料摩托车当时突然无法发动,修好后又突然下起暴雨。孩子的奶奶(即曾庆木的丈母娘)担心孩子搭摩托车会被雨淋,便请朱建福捎上两姐妹。“唉,就差那么一点,我到丈母娘家时,孩子已经走了。”

  6月10日,端午节放假第一天,朱建福5岁的大女儿朱佳怡就被接到了振阳村外公家。12日,朱建福除了按习俗到岳父家送粽子外,还要接女儿回九峰镇上,第二天要上幼儿园。

  由于妻子曾秀桂的几位叔伯及亲戚的孩子,下午也要到镇上返校读书,几位亲戚见雨势不减,遂托朱建福夫妇捎上孩子。

  下午2点半,一车人从妻子叔伯家出发。过一段长约200多米的临崖泥泞土路,才到九大线公里路程,走了四五公里后,车驶到福田村大水坑路段,“雨很大,我车速不快,就四十码到五十码。”

  可途经一处山体泥沙下泄路段时,意外出现,“我要避开路面的淤泥,就往旁边绕道,没想到轮胎突然打滑,方向就失控了。”车翻转了2圈后,车轮朝下落入河中。